别叫太太。小破孩一个,人丑话很多。喜欢评论!

宗三左文字与敌人的单骑讨伐

  发现了时间溯行军在战国时代活动的迹象,以宗三左文字为队长的一行人来到了战场。
  
  
  这算是宗三记忆很深的年代了,现在的战场——桶狭间之战。
  
  今川义元的陨落,织田信长的崛起,两位能人一生的转折点就在此处。
  
  宗三没那么多时间去怀念原主,敌人的踪迹时断时续,似乎在引导他们一样,但又不能不理。
  
  不排除陷阱的可能,可依然得走下去。
  
  “啊,居然下雨了。”队伍中负责暗杀的胁差堀川国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要继续吗?”宗三提问。
  
  “完全不满足哪,我赞成继续。”
  
  “杀到本阵去!”
  
  “小雨而已,就当是修行。”
  
  ...

张嘴吃刀

瓶颈期产物。
别抱期望。
还会些各种宗三cp的刀。
度过瓶颈期的特别方法。

  (药宗的场合)
  他不过是个刚显形的付丧神而已。
  
  他不过是把新的药研藤四郎而已,却笑着把宗三左文字拥入怀中。
  
  
  “这是给我泡的茶吗?”他自认为已经与原药研藤四郎一般无二。宗三也对他亲昵的举止没有表示过不满或厌恶。
  
  “不小心多泡了一杯,已经凉掉了。”宗三起身把两杯茶都倒了。“你若是想喝我再去泡。”
  
  这种场景已经很多次了。
  
  
  他逐渐意识到了什么。
  
  
  宗三左文字是能够分辨的,能够分辨出他等的人是谁…… 他从来都很清醒,不管何时。
  
  
  不会再来个...

QQ:2328584826
拜托了

堀川国广与敌人的单挑

贴吧搜索“单骑讨伐”
比lof快更一章
全员向

        池田屋的那边传来了敌人的消息,审神者火速任命了以堀川国广为首的部队前去消灭。
  
  
  获得了高度评价的池田屋一战,是新选组优秀战绩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堀川国广已经立下了绝对要守护好这段历史的誓言。
  
  
  他们在池田屋一楼的外院停下了脚步,前几场战斗耗费了不少体力,堀川当即做了整顿休息的安排。
  
  “真是英勇呢。”听着池田屋传来的惨叫声与呵斥声,一期一振微笑着发出了感叹。
  
   “土方先生确实很英勇啊。”堀川语气中的怀念令其他几位新选组武...

不太好看的小段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码的段子(๑•̀ㅂ•́)و✧
很渣吧,大概  

         “kid,新的蜘蛛战衣是纳米材料,你带上这个手环,按一下中间的按钮……kid?你拿着什么?”
  
  
  “这个战衣要很多钱吗?”
  
  
  “哦,kid,你知道我不缺钱,我有很多的别墅,最新款的跑车,如果你想有一辆跑车的话我可以送你一辆,不过你得先拿到驾照……”
  
  
  “您吃过皇后区的三明治吗?Mr.Stark?”
  
  
  “没有,怎么了kid?”
  
  Peter把手里的三明治撕成两瓣,把较大的一部分...

嘿,能给我一杯水吗?【荷兰虫乙女】

 你拿你们班Peter的物理作业保证没什么比现在的状况更疯狂了。
  
  
   你刚洗完澡,穿着睡裙,拿着手机,正眺望着月亮——然后月亮就不见了。纽约好邻居挡住了月亮——和你的视线。
  
  
  好邻居先生用蛛丝荡到了你家阳台上,敲了敲窗户,示意你打开阳台的门。
  
  
  你太过惊讶以至于十分冷静,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呃……蜘蛛……侠?我能问问纽约的好邻居先生深夜私闯民宅是要干什么?”你有些无语,打开了阳台的门,超级英雄闲着没事为什么会随随便便跑进别人的家啊?虽然感觉多数人会十分欢迎,但是!这位先生居然没有注意到你只穿了一条睡裙!
  
  
  好邻居先生愣了一...

何故

“为什么你什么都记得呢?宗三。”

“我只有记得这一切,才知道我是宗三左文字,而不是什么别的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我拥有来自世界各地最好的他(冬x你)


  Bucky•Barnes,你家的可爱小男友。
  
  
  他比你起得早,会盯着你直到你醒来,或者是试探性地给你一个吻。 虽然记忆已经很久远,但前布鲁克林一枝花的撩妹技能还是藏于潜意识的。
  
  例如他懂得用什么眼神望着你能让你不为他和Steve出去执行任务却不告诉你这事生气。又比如,他各种纪念日送的礼物根本不是那些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
  
  
  请问需要来一杯放了北西伯利亚冰块的水吗?不用节约,冰箱里还有两大坨。
  
  
  还有挪威海峡上的一块五彩贝壳,那是你第三喜欢的东西,和第二喜欢的澳/大/利/亚的欧泊串成项链挂在脖子上。
  
  
  第一喜欢的是Bucky。
 ...

活了第一百零一次的鸟

  鸟是只粉色的鸟。
  
  翎羽,正羽,尾羽,都是深浅不一的粉色。眼睛却一只绿一只蓝。
  
  腹部的羽毛是莹白的,软软的。
  
  
  鸟原来是只蓝色的鸟。
  
  翎羽,正羽,尾羽,都是颜色一样的水蓝。眼睛是偏黑的墨蓝。
  
   腹部的羽毛是粉蓝的,很淡很淡的蓝。
  
  
  鸟太漂亮了,所以人们说他能带来吉祥,所以人们不断的想要捉住他。
  
  
  他们太粗鲁了,总是使鸟受伤,甚至死亡。
  
  
  鸟死了一百次了,有时是猎人的枪,有时是孩童的手,有时是在笼子里的他不愿吃食。
  
  
  鸟也活了一百次,每次活过来都需要修复身体,鸟的羽毛每一次都会失去很多...

负罪感……
这种东西我蛮少会感觉到。
我对我的文字有了一种负罪感。
这导致我写不下去了。
被众人那么喜爱的那个人,在我笔下是否ooc了?是否太狗血了?是否不被人所接受?
我配用的那句台词吗?
我可以用吗?
我的文笔可以支撑起这个关于他的脑洞吗?
我要对我的文字负责……
我不太喜欢对什么负责……
可我必须承认,我既想和厉害的人交流又想不费什么大力气。
我知道我想和厉害的人在一起首先得让自己变得厉害。
我想一蹴而就,然后自我批判,接着自我否定……
我没法抛开热度,但同时又希望自己抛开……
我为了跟随潮流写下的东西对于他们是否不公平?
负罪感油然而生……了呢

1 / 3

© 泷懿(๑•̀ㅂ•́)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