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关于织田组对宗三的印象调查

个人是织田亲情向,长谷部和小酒鬼都是没兄弟的孩子啊
很正经?(并没有)
下一次是对长谷部的印象调查
人物你们的ooc我的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站在天守阁上傲慢地俯视着我们的可以用艳丽来形容样貌的付丧神。这是我对宗三的第一印象。” 药研坐在审神者的对面,对着她提出的问题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到。
  
  
  “因为我是信长公的贴身短刀,所以出阵的时间总是多余休闲的时间的,而宗三刚好相反,每次出阵归来之时都能看见注视着我们——我、信长公、信长公的部下的宗三左文字。刚开始很意外,渐渐的就习惯了”
  
  
  “虽然能够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宗三每次给我留下的印象都很深。不过被烧毁后就不怎么深了,能想起来的也不多,唯一能够肯定的是,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眼神都在变。一开始是防备和傲慢,然后卸下了防备,接着傲慢也慢慢消逝,再是死寂像水一般的淹没眼眸……最后变成自嘲与悲伤,还有我绝不相信的羡慕。”药研喝了口茶,表情严肃的继续说下去“我应该是看错了,只是一眼而已,看见了残留在他眼底的羡慕。”
  
  
  “大将也觉得不可思议吧?所以我才说我不相信,是的没错,我看错了,这个您就不需要记录了。”
  
  
  “大将您记这个要做什么吗?我生于战场,对文书这些不是很懂,还需要我说些什么吗?”
  
  
  “嗯……偶尔对他有些想保护的想法吧,有时候不自觉的就把他当成和弟弟们相同的存在对待了,对于他的现状我也不好做什么评价,挺担心他的,脸上没有笑容可不好,而且比以前更瘦弱了。”
  
  
  “本能寺之后就没再见面了,后来的事情也是听现在本丸的伙伴说的。”药研有些无奈的笑笑。
  
  
  “可以了?那么我就回去喂马了,让我把工作放下火急火燎的叫我过来就是想问我对宗三左文字的印象和评价啊,您可真是任性呢。”离开房间的药研轻巧的把门带关上。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那个家伙?主公叫我过来就是问这个的吗?”长谷部略微有些失望和不满但很快这点小情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身为信长公的爱刀和我这把随随便便就被送人的刀会有什么机会见面吗?您觉得?”
  
  
  “药研说他不会笑?还好吧,早些年还是会的,我见过几次。自嘲或幸灾乐祸时都会笑。性格方面最让我没办法理解的就是他对自己还是别人都不怎么上心甚至连自己的主人也是,一副永远都无所谓的样子。薄凉又冷淡,以前的印象,现在也差不多。”长谷部坐在了药研之前的位置上。
  
  
  “再有的话,看事情都很透彻,看人也是,一副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说破的样子。”
  
  
  “不像把刀,因为完全没上过战场了,桶狭间之战以后。一直受困于那个男人。”
  
  
  “再后来?我就被送人了,我和他的交往可不多,勉勉强强算个旧识。”长谷部口气并不是很好。
  
  
  “不不不,不会的!只是不喜欢他不忠心于主公您而已。”长谷部解释到。
  
  
  “长相?很好看啊。”
  
  
  “真的除了好看不觉得有什么了……艳丽?应该算吧。”
  
  
  “没有评价也不想评价,各自经历的事情多了,心境也不同了,更何况我们本就不是相熟的挚友,妄作评价也不好。”
  
  
  “下周一周的近侍都是我吗?绝不负主公的期待!”转身离开的长谷部和来时的心情一样好。
  
  
  (不动行光的场合)
  “宗三,很漂亮啊!”醉醺醺的不动意外的很快给出了答案。
  
  
  “信长公喜爱他,人也长得那么好看,和我这把废柴刀完全不一样啊……”
  
  
  “信长公超有眼光的!宗三够漂亮,药研也很能干,就是长谷部那个家伙……!哼”把甘酒瓶“嘭”的一声放在桌子上,不动一脸不爽。
  
  
  “明明信长公高大又帅气,聪明又能干、对部下也很好……”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宗三……”
  
  
  “很有趣啊,我记得他和我闲聊时讲过一件药研的趣事来着。以前药研还在信长公哪里时曾经在宴会上喝醉了酒然后不小心撞到了柱子,结果说了句‘长谷部你怎么在这里?’然后还对着柱子唠叨了好久。”
  
  
  “这个嘛……算是吧,不过才不是不敌长谷部呢,只是在宗三面前长谷部总是吃瘪啊,而且还会听到些黑料或者蠢事什么的,真佩服他知道那么多啊。”
  
  
  “哦,对了!宗三他不怎么了解现实中的东西……嗯……就是……就是……就是书上有的他都知道,但是放在现实中就完全没办法分辨了,例如耕地的时候他会把杂草和作物弄混,那后果真是……不过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啊。明明知道的挺多的。”
  
  
  “再有的我就不知道了,以前的事记不清了,废柴刀也没办法提供更多的东西了。”
  
  
  “评价……?我不知道,半点想法也没有。因为信长公和兰丸喜欢他,所以我也很喜欢他,大概就是这样?不对也想不出了。”
  
  
  “啊,我的酒没了,要去再开一瓶,我先走了。”扔下句话,不动行光又醉醺醺的离开了房间。
  
  
  (审神者的场合)
  “真是让人操心的四人。”审神者整理好记录下的,关于织田组另外三人对于宗三的调查结果,伸了个懒腰。
  
  
  “下次是关于压切长谷部的调查咯!”
  
  
  
  
  
  
  
  

评论(14)
热度(113)

© 一腔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