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织田组对压切长谷部的印象调查

我就是不写不动的略略略略
等我几天,我把不动对长谷部的印象码个成千上万子再说【滑稽】
依然人物你们的ooc我的
关于织田组对宗三左文字的印象调查

  (宗三左文字的场合)
  “您问压切?”宗三放下茶杯。
  
  
  “得提前告诉您,我和他并不是挚友那类关系,有失偏颇是肯定的。”
  
  
  “一根筋的愣头青,他果然是把刀,性子逻辑和想法都跟刀一样直。所以有时候觉得他很傻,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懂风花雪月。在小姑娘面前说什么手刃家臣和火烧寺庙可是会把人吓到的。光这一点就看出来,这家伙是把刀。”
  
  
  “与我不同。他是把久经沙场的刀。能够斩杀敌人,不过思维也变成斩杀敌人那一瞬间了,他的脑回路是一条长长的圆筒形,话语经过大脑和不经过大脑是一样的。”
  
  
  “他是个忠于主命的刀。但是您不觉得,这么轻易的就送出了自己的忠诚的忠诚真的是忠诚吗?”
  
  
  “您绕晕了?算了,您要是听懂了才是个麻烦,他会举着刀追杀我的。虽然坏人得有人来当。”宗三用审神者听不见的声音说。
  
  
  “若拿动物比喻……金毛?人很温和有时会有些蠢但是很忠诚?拉布拉多?聪明可爱又忠心?哈士奇?凶狠的外表结果却很傻?”
  
  
  “对啊,都是狗,狗不是人类的好朋友吗?您不把长谷部当朋友吗?而且您没听说过‘忠犬’这个词吗?”
  
  
  “因为他性子比较直,所以很容易被气到啊。我偶尔觉得逗他生气是个打发时间的方法,不过经常一两句话就让他支支吾吾的,到也不是很好玩。或者看不动和他互怼也是个好法子。”
  
  
  “怼?您自己说过啊,他们两人的关系是想爱相杀的互怼。”
  
  
  “以前的事?饶了我吧,记不清了,我对那段时间可没什么好印象,最多不过些另外三人的趣事,想听的话下次讲给您听。现在,我要去迎接出去远征的兄长和小夜了。”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啧……大将我说你啊。”药研有些无奈
  
  
  “好吧好吧,长谷部老爷的话……对主公忠心耿耿,不管是前主还是现在的。”
  
  
  “没被送人前对信长公虽然颇有微词但也是很听话的。”
  
  
  “对信长公的不喜是因为明明付出了忠心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呃……回报?宠爱?反正他挺不甘心的。”
  
  
  “小孩子似的。”药研·气场两米八·藤四郎说。
  
  
  “大将的命令会去努力完成,得到大将的赞赏就开心的找不着北。这和我的兄弟们差不多嘛,在面对一期哥的时候的那群。”
  
  
  “也就是因为这个他很少亲近别人,不当近侍或无工作时总是孤孤单单的,没朋友没兄弟真可怜啊。”药研棒读到。
  
  
  “貌似也只有和不动吵架时才……怎么说呢……没法形容,我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我可不懂那些风雅的东西,大将你饶了我吧,我和长谷部老爷交往的更少了。”
  
  
  “就拜托他以后除了对大将的事以外的其他事上点心吧。还有不要再和不动吵架了,两个人都是让人操心的头疼分子啊。”
  
  
  “没了没了,大将你记录完我就离开了,拜托下次这种工作别找我了,歌仙或者一期哥都可以,放过我吧。”药研一脸无奈的走出了房间。
  

评论(4)
热度(86)

© 一腔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