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织田组对不动行光的印象调查(2.0)

  (宗三左文字的场合)
  
  
  “ 挺有趣的。”宗三理了下头发。
  
  
  “您很闲?那么不如去安排下明日的远征和内番还有出阵?公文桌上的三四堆文件还等着您去处理呢。”
  
  
  “别想糊弄过去啊。”软绵绵的语气和眼睛却有着非同一般的压迫感。
  
  
  “您这样,他在您死后可不会为您买醉呢。”
  
  
  一击必杀!审神者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被近侍强制赶去工作的审神者欲哭无泪。
  
  
  留在房间的宗三,提笔在纸上写下“宗三左文字对不动行光的印象调查”
  
  
  体态优美、柔却不软、刚却不硬。这是宗三的字。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后。”
  
  
  “赞美之心,溢于言表。魔王的确很看重他。之后赠予最信任的森兰丸时,也有段佳话传出。那时的不动行光,主人喜爱他,能上阵杀敌,能陪伴在主人身侧。”
  
  
  “很幸福、很满足。然后本能寺之变,他最喜欢的主人逝去,自己也被烧毁。心中的痛是无比巨大的,以至于要借酒消愁。酒是个好东西,忧思过重,夜不能寐,小酌几杯便可入眠,也不会让人闻出什么味道。”
  
  
  “我?谁知道呢。他就是不懂节制的喝,以至于整天醉醺醺的,保不齐哪天他酒醒了也会被人当做醉了。”
  
  
  “乍一看他是个懦弱的家伙,不敢面对过去,不敢面对曾经的主公已死的事实。但是啊,他也是经历过烧毁的,他也在漫长岁月中一个人度过的。”
  
  
  “他并不懦弱,至少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软弱,压切长谷部一直都很不喜他的原因就是觉得他太懦弱了。”
  
  
  “他不但不懦弱而且极聪明,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一流的。说不过长谷部便会来找我,日常能惹长谷部和他争吵却不会让他太过生气。当然除了聊起魔王的时候,那种场合下会一发不可收拾。还有在您面前讨巧卖乖的时候也知道怎样卖乖怎样讨巧才最合适。”
  
  
  “一共七百字字。”
  
  
  “宗三左文字对不动行光的印象调查。”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大将,大将你听我说大将你出门右转一期哥在和鲶尾手合,要不直走左转歌仙老爷和烛台切老爷在畑当番,再不然走道上莺丸老爷和三日月老爷肯定在。”
  
  
  “我还要去远征,就先走了。”
  
  
  “大将,我真的做不来,你就放过我吧。”
  
  
  “真的?好吧好吧。”
  
  
  “不动……他和长谷部老爷倒是很像。这句话要是被长谷部老爷看见了,我得被说上多少天啊。”
  
  
  “其实他们都挺尊敬信长公的,只是长谷部老爷不甘被随随便便送人了。然后不动天天在他面前说信长公有多喜欢他,长谷部老爷当然很……呃……嫉妒?大概吧,然后就天天吵,互相看不顺眼,见面也不打招呼。”
  
  
  “说实话信长公最喜欢的不应该是宗三吗?”药研小声的嘀咕了句。
  
  
  “这两个人,都没有兄弟,朋友也不多,但是他俩好像都不在意。他们日日吵的反倒吵出了些友情。”
  
  
  “不动酒量很低,酒品也一般般,他喝的甘酒度数本来就不高,会醉是因为不停歇的喝。”
 
  
  “不动他跟小孩子一样,做什么都挺小孩子气。惹了祸便跑来找我、斗不过长谷部就去找宗三、仗着自己是短刀也没少在您面前讨好处。”
  
  
  “说句让大将伤心的,他满心为了信长公。打个比方,信长公就像他的父亲,您就是他的姐姐,他是敬仰父亲多些还是姐姐多些呢?您应该知道的。”
  
  
  “他很喜欢信长公,很单纯的喜欢,也算难能可贵的。信长公的死在我们四人之间对他打击最大。”
  
  
  “这是他的生活方式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是偶尔会忍不住提醒他现在的主人是大将您。其实他自己能分辨清楚也能像其他人一样效忠于您但是他自己抗拒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
  
  
  “也不算抗拒您是大将,主要是信长公在他的心里地位太高了从他对我和宗三的态度可以看出来。”
  
  
  “不过您也不用太伤心,您的好处他是知道的。而且虽说他整日喝酒但不论战斗还是处理公务他也是很有天赋的,您可以试着多让他当近侍。”
  
  
  “就……没有了,我说完了。”
  
  
  “那件事您答应我了就不许反悔哦。”
  
  
   
  
 

评论(14)
热度(66)

© 蓝柑橘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