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今天的审神者在怼宗三

大约有些标题党

看了些烂文有感而发

欢迎告诉我烂文烂梗

  “你知道外边那些同人文都怎么写你的吗?深宫怨妇啊,哈哈哈哈哈哈语气都是粘糊糊的,要不就是倾国倾城美的一逼然后去色诱,哎哟不行了,刚刚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於悠毫无形象的一边笑一边嘲讽着对面的近侍宗三。
  
  
  “狐之助提出的辅导新人的任务我帮您接下了。”宗三很明白的散发了自己的不满。
  
  
  “好歹我也是个小有名气的po主,说吧,长谷部和药研喜欢哪个,最轻r18起步,或者你想要别的器大活好的也行……”於悠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感,仍旧执着于作死。
  
  
  “您是想和山伏殿下一起修行吗?等下我就通知他。还有您的眼镜度数是否又增加了?我去提醒药研把您的手机和电脑收掉怎样?”
  
  
  “谁叫你这文人的性子这么重,尽说些她们会断章取义的话。这群人啊一个个脑子都被枪爹捅了没还回来呢。”於悠的语气中带着些怜悯,脸上做出副圣母玛利亚的慈爱表情。
  
  
  宗三拿了只笔直接甩向於悠“麻烦您这位撒旦教信徒不要摆出这副违背您信仰的表情好吗?”
  
  
  於悠用手挡住脸,笔“啪”的一声打在手臂上又掉在了於悠的腿上。
  
  
  “切,虽然十一诫里有说过不要抱怨与自己无关的事,但是吧……好歹你是我朋友,这群人该嘲笑的、一个也别想少。”
  
  
  “来来来,我跟你说说那群用膝盖思考的人怎么写你的。”於悠把自己最心爱的泰迪熊抱在怀中,脑袋搁在熊头上,说:“一般的同人里,你是配角就只会一个劲的说自己是笼中鸟,然后自忧自怜。一,活像死了呃……算了,活像地里的小白菜似的。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还有什么: 你不懂我的悲伤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所以我就是要嘲讽你!什么?解释?我不听我不听你一定是在撒谎,你一定是在安慰我,我不要理你。啊!我的心肝脾肺满载着伤感!啊!我的主公只有织田信长!啊!除了药研小夜江雪不动长谷部以外我不认识其他刀了!啊!我好惨!”

          “啊!其余的几位大人你们在哪里?我看不见!”
  
  
  “……收回您那做作的堪比长谷部夸奖鹤丸殿下和鲶尾君做的蛋糕一样的语气不行吗?还是说今儿下午的限锻您想多少发坠机?亦或者我去吩咐远征队伍一周内什么也不要带回来了?还是任您选择明天是先工作还是先试药还是先面对山姥切君?之前不是嚷嚷着要为了男神减肥?现在是几百斤了?老大不小的人了连个艳遇都只能妄想……”
  
  
  
  “噫,我是话唠你知道的。还有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恼羞成怒但你这样很像啊摔!还有不要说不了几句就抖人黑料啊!并且我很同意你的悲伤我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於悠一脸无辜,继续道 :“喏,我换正常语气了。再者就是暗堕本丸了,你呢一般暗堕的比较少,除了全员暗堕以外其余文没你啥事来着,但理由是真的蛮扯,什么因为不被使用,其余的所有刀都出过阵只有你很少上战场于是心怀不满让同意与其他人一起弄死了审神者。我记得还有一类是审神者强制开车或者乱搞关系,不过……我真不觉得你会争风吃醋,来摆个贵妃娘娘的姿势我看看。暗堕之后被正常净化成功的几乎没有,除去作者笔力不够,还有就是在我看来暗堕的你是三十振江雪十振数珠丸外加十振山伏都拉不回来的类型。我看到过最奇葩的就是暗堕之后你去色诱新任审神者,哟,真空上阵,啧啧蕾丝……好了我闭嘴。”於悠还是比较知趣的,虽然作死是她的一大爱好,但也得有命在。
  
  
  “我并不在意这些,他们与我,本就无关。随他们怎样写,反正那并不是我。”宗三不痛不痒的回了句。
  
  
  “我知道你十有八九都不在意,但是吧……这群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审神者?基础知识为零,思考能力为零,了解他人能力为负。”於悠无奈的说到。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事,你也不在意。不过今天也提升了怼人技巧,真好。”於悠棒读了最后一句话。
  
  
   “指导新人的工作还有半小时开始,您不需要准备吗?”宗三难得的好心情,“好心”的提醒了於悠这一事情。
  
  
  
  “啊啊啊啊……”於悠哀嚎一声,认命的站起身开始工作。

评论(2)
热度(31)

© 一腔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