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伊达组对鹤丸国永的印象调查

去年的坑今年填
贼开心了
ooc有
伊达组就是家人啊qvq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鹤先生……这可有些难呢,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烛台切光忠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很帅气呢,不管是为人处事也好还是上阵杀敌也好,都十分的帅气。” 光忠笑着给出了评价。
  
  
  “人生的确要多些意想不到的事才能不让心死掉啊,鹤先生是真的很像个人呢。”
  
  
  “其实鹤先生就是主公说的那类「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大智若愚」和「就是不肯好好说人话」的人呢。” 光忠学着审神者说话的样子,然后被审神者无奈的白了一眼。
  
  
  “鹤先生很早就是能够独当一面并且帮助他人的付丧神了,在伊达公家我和小贞小伽罗受了他不少照顾呢,而且鹤先生也会时常开导人。不过当初鹤先生还没有现在这样……活泼。”
  
  
  “丧心病狂?不不不,绝对没有啦,虽然我知道您是在开玩笑但这样并不帅气呢,好歹他也是把古刀了。不过鹤先生的确很孩子气啦,某天下午阳光很好,我坐在走廊上。鹤先生他走过来就直接躺在了我的腿上呢,当时真的吓了我一跳,结果后面小贞来了也躺在我腿上。然后我们三个都睡着了,接着醒来后我的腿就麻得不行啊。”
  
  
  “但是挺开心的,顺便一提小伽罗准备帮我们盖被子的时候鹤先生正好醒了然后做起来了,当然鹤先生接着迷迷糊糊的又睡下去了但把小伽罗给唬住了,愣在那拿着被子盖也不是不盖也不是。”
  
  
  “若是没有鹤先生,这个本丸应该会冷清许多吧。他的确是很好的人呢。”
  
 
  
  
 (太鼓钟贞宗)
  
  “鹤先生超好的啊!”太鼓钟贞宗想也不想就回了一句话和一个活力满满的笑容。
  
  
  “不喜欢吃的菜可以偷偷夹到他碗里,这样就不担心被小光说了!不过不能一起去偷点心吃呢,鹤先生可是一身白啊,虽然我也很华丽但是我隐蔽和侦查都蛮擅长的,鹤先生感觉就是一个反光镜啊,特别容易被抓。而且被当成鬼也是有过的啊。” 太鼓钟比了个手势“晚上看起来就是这样,呜哇!的飘过去。”
  
  
  “说实话短刀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啊主公,小光,鹤先生和小伽罗都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刀。我很希望在本丸里大家能好好的生活,所以,如果鹤先生不小心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请务必原谅他!”
  
  
  “我知道鹤先生自己有分寸,而且整天笑得很开心而且很会恶作剧,也没什么脾气,这样的鹤先生很好很好。所以拜托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啊,可能因为鹤先生在恶作剧的时候很开心吧,小光和小伽罗也会很开心,我也就很开心。”
  
  
  “像家人一样吗?是吧,嗯……没错啊,我们四个一起就是家人呢!世界上最华丽的四个人呢!”
  
  
  “不过,鹤先生有些瘦呢。但是是个衣架子,搭配什么的也很好看,下次我们的服装表演主公也来看吧!绝对让你大吃一惊呢!”
  
  
  “记得要来哦!那么我就去看物吉哥和小伽罗切磋了!”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 开场便是沉默的大俱利伽罗。
  
  
  “……” 继续一言不发的看着对面的审神者
  
  
  “……”
  
  
  “没想和你们弄好关系。” 最终说了一句话。
  
  
  (以下为大俱利伽罗写的对鹤丸国永的印象调查,笔迹干净利落,短促且富有节奏感)
   「并不想和他们搞好关系。和鹤先生一起呆了差不多一百五十年,期间受了他很多照顾,非常感谢。鹤先生十分的优雅和从容,以前是这样的。之后变得越来越开朗和好动。」
  
  
  「并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之后鹤先生就离开了伊达家。光忠,小贞和鹤先生,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鹤先生是很博学的,只是他不轻易显露出来而已,光忠和小贞也很少提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喜欢捉弄我,而且常常是和小贞一起。烦也的确有些烦,但……的确是为了我好,说是不想让我得面瘫,虽然并不知道是什么,但得病就是不好的。」
  
  
  「警惕性很高呢,有次在他睡着时接近他就立马坐起来了,尽管后来又躺下了。很厉害。」
  
  
  「完」
  
  
  审神者捧着大俱利伽罗写的纸,欣喜的留下了眼泪。

评论(16)
热度(225)

© 蓝柑橘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