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满巫铭
点文已送达
不知是否满意
我流鲶骨
但其实是无差
正好在听“命运”就码了这个
短小


  (鲶尾藤四郎的场合)
  鲶尾藤四郎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再见到这个世界,以及骨喰藤四郎。
  
  
  大阪城的那场火太大了,太猛烈了,也庆幸这火如此的凶猛,让鲶尾少受了些痛苦。
  
  
  他是不知道骨喰没在大阪城被烧毁的,也不知道他终究与他一样。
  
  
  在火焰中看着自己被烧黑,然后渐渐消失。
  
  
  鲶尾没办法去适应,那疼痛灼蚀 了他的灵体,用人类的话语形容就是“滚烫铁块烙印在了灵魂深处似的”
  
  
  他连分出一丝神去看看骨喰和一期都做不到。
  
  
  也没办法看见东西,眼睛直射着前方,却都是模糊的。
  
  
  骨喰……也很疼吗? 他在的那个地方……火焰……
  
  
  一期哥……也……很疼吧。
  
  
  啊……没办法……再见面了,和骨喰……还有大家。
  
  
   抱着这样想法的鲶尾被火焰吞噬,失去了付丧神的灵体。
  
  
  他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希望骨喰能好好的存在下去。
  
  
  或许是身为刀邪的灵力,亦或许是付丧神好歹也算是个神。
  
  
  历史的奇妙之处在于,就是那么巧。
  
  
  也就是那么残忍。
  
  
  「                            」
  
  
  他和骨喰再次相见了。
  
  
  但那场大火的后遗症,便是忘记了很多很多。
  
  
  尽管一切都不是很清楚,不过鲶尾觉得,只要能够再一次见到骨喰,和大家,就什么也不用管了。
  
  
  当他看见骨喰时,除了含含糊糊的呜咽,就只剩指使着尚不大熟悉的身体,去踉跄地抱住对面那个他无法从记忆中找出完整的面容却无比熟悉的人。
  
  
  付丧神认人并不靠外表,更何况是他们俩。
  
  
  然后听见一句清晰又熟悉的声音,带着欣喜。
  
  
  “欢迎回来。”
  
  
  (骨喰藤四郎的场合)
   骨喰藤四郎刚清醒时脑子还不大灵光。
  
  
  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却还问着身为近侍的一期一振鲶尾在哪里。
  
  
  既然一期哥能在这,那么鲶尾肯定也在这。骨喰这么想着。
  
  
  鲶尾还没有来——这是一个坏消息。
  
  
  他可以来到这——这是一个好消息。
  
  
  对于骨喰来说,这无异于是一份巨大的惊喜。
  
  
  脑中只有火焰,连海马体都觉得像被燃烧一样。
  
  
  骨喰的后遗症与鲶尾的不相上下。
  
  
  接着骨喰告诉一期一振他并没有在大阪城被烧毁,但还是在明历大火中于他二人一般。
  
  
  一期一振只是摸了摸他的头,没在说什么。
  
  
  骨喰在等人。
  
  
  他留着主公给的金平糖,留着一期一振给的小判,留着鸣狐给的油豆腐——最后腐烂而且散发出一种怪味,也幸好骨喰只吃了几块,后面的几块鸣狐不小心放了许多芥末。
  
  
   他有一个黑色的收纳袋,装着许许多多的杂物——对于骨喰来说可是十分重要。
  
  
  然后他一天天的熟悉人类的身体,一天天的变强,收纳袋也多了几个,都是黑色的。
  
  
  最终他等到了。
  
  
  不同于本丸中的其他人,骨喰不善于表达情绪。
  
  
  当鲶尾扑进他怀中时,他站在那里只能不知所措地望着鲶尾。
  
  
  “欢迎回来。”
  
  
  
  
  
  
  
  
  

评论(3)
热度(34)

© 蓝柑橘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