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雏鸟情结与刻奇

不知道在写什么
无关爱情
@良知小兔兔
……
被列表科普了下刀吧发生的事情
完美错过
总觉得刀吧氛围有点怪于是去问了的我……唉
有感而发
被喷就被喷好了  

       “宗三,你知道什么叫雏鸟情结吗?”审神者坐在廊上,和在主屋里工作的宗三搭话。
  
  
  “我认为比起雏鸟情结,您更应该先来工作,把工作全部扔给近侍并不是执掌天下人的做法哟。” 低着头的美人并不准备多聊下去。
  
  
  “这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你是要为我奉上天下的吧?那么多多锻炼不好么?所谓雏鸟情结啊——”
  
  
  “就是新生的动物会把第一眼看见的东西当做母亲并且依赖,是这样没错吧?”手上的工作不停,宗三接了审神者的话。
  
  
  “嘛嘛,不过可以泛指很多种啦,例如忘不掉的初恋啊,经常怀念的第一次啊,越来越美好的童年啊……诸如此类的,是人类为了伪装出自己的幸福而做出的举动呢。”
  
  
  
  “那么刻奇呢?宗三是否知道?”
  
  
  
  “哦?这的确是个新奇的词呢。”
  
  
  “简单来讲就是一个人的自我感动外加一群人的自我感动。”
  
  
  
  “举个例子。”审神者走到主屋,拿出一包糖炒栗子又坐回了铺了一地阳光的廊上。“我很喜欢的一位诗人,他去世那天上午,几乎全网都是哀悼他的东西。不管是诗歌还是画,亦或者是他们这一生与那位诗人有过些什么——看过他的诗,念着他的诗长大。说实话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的代表作是什么。”审神者“咔”的一声,掰开了栗子。
  
  
  “然后到了下午,一群人跳出来说‘你们这些假惺惺的家伙连他的诗集都没看过吧?(幸好我看过)只不过是在这里瞎哀悼,蹭热度这样很恶心好吗?’就是这样。”
  
  
  
  “我甚至能想像出一部分人,他们捂着脸装似哀伤,指缝里的眼睛十分精明的看着我们——正在哭泣的人。”
  
  
  
  “那些反对的人不是他们,怎么知道他们是否在刻奇呢?而且那些反对者也算刻奇不是吗?”
  
  
  
  “不愧是宗三啊,最聪明也最懂人心了。没人能不刻奇,而那些反刻奇的也不能保证他们没在刻奇。人本来就是利己主义,刻奇能让人融入群体塑造、良好社交形象、寻求认同感。不很好吗?”
  
  
  “您说的这两个词让我想到一个人。”宗三停下了写着文书的手,看着倚靠着柱子毫无形象的审神者起身拿走了几颗剥好的栗子。
  
  
  “啊,你说不动?顺便一提天下人对你的追求不算刻奇,只是单纯的欲望膨胀而已。”
  
  
   “诶,是的呢。”
  
  
  “他去修行了啊,不知道回来后会怎样呢。啊,算了算了,明明我一开始想说的不是这个来着,啊啊啊忘记了……”
  
  
  “想起来了,终于。”审神者又掰了几颗栗子“雏鸟情结是最容易被刻奇的一种,同学聚会上大家一起怀念母校和校友,谁知道当初他们都恨不得学校被炸掉,虽然也有成熟了的原因,可是一旦知道刻奇就总会怀疑别人在刻奇呢。就像纠结于逻辑谬误的人总会陷入到逻辑谬误里去。”
  
  
  “雏鸟情结容易刻奇,然后引发的冲突也是巨大且不可想象的,一开始事情并不大,仅仅是因为两方都有雏鸟情结但是立场不同所以有了冲突,但是后来因为刻奇的加入所以冲突越来越大,然后一方离场时,又因为刻奇,离去的人会比冲突发生时的人更多,继而整个团体分崩离析。”
  
  
   “您再说那件事吗?您倒是错过了呢,那里现在的气氛让您不喜了吗?”
  
  
  “是啊,我不想看见重要的人因为别人的刻奇让雏鸟情结越来越重然后分道扬镳……”
  
  
  “雏鸟情结还有个意思,不论巢穴的好坏,鸟儿还是对巢穴有依赖感。”
  
  
  “您对这儿有雏鸟情结吗?”宗三转了个话题。
  
  
  “谁知道呢,说不定有,还很严重呢。”审神者笑道。

评论(6)
热度(13)

© 蓝柑橘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