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伊达组对太鼓钟贞宗的印象调查

  @柳叶
九色鹿小姐是绝对不会介意我的拖更对吧?
点文送达
恭喜sada因为九色鹿小姐弯道超车
一举超越咪总和咖喱
ooc我的,人物你们的。

(鹤丸国永的场合)
  “小贞吗?哦,很不错啊!”带着红鼻子的鹤丸朝着审神者竖了个大拇指。
  
  
  “恶作剧很有天赋啊,不过居然会和光坊一起吓我真是……不知道是先惊讶光坊会恶作剧了还是先惊讶小贞的恶作剧。 ”
  
  
  “很能炒热气氛!是个好孩子呢!不过有时候太执着华丽的东西了,上次宗三给那群短刀讲了个中国公主的故事,好像是说那个公主用了一亿铜钱做了一件衣服,上面好多羽毛和宝石什么的,估计特别华丽。然后小贞就超级兴奋的问我能不能拔几根毛下来给他。”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伽罗坊说了句‘鹤先生是没有羽毛的,如果有的话光忠早就把他炖了’之后我才发现我被伽罗坊和小贞耍了。”
  
  
  “伽罗坊的那句话据说是练了一个星期啊……”
  
  
  “不过效果倒是挺好的,当时我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结果在我反应过来前小贞就拉着伽罗坊跑了……”
  
  
  “诶?我已经是一只废鹤了吗?不不不,主公我还能打的过十个光坊!”
  
  
  “……”
  
  
  “小贞确实是变厉害了啊,这点我承认。”
  
  
   “不过,那孩子还是有些让人担心呢,很好强吧?还有光坊和伽罗坊,虽然嘴上不说。”
  
  
  “三个人都是不肯服输的性子,有时候太过钻牛角尖反而让人头疼呢,伽罗坊就是这样,小贞偶尔也会,光坊也只是藏在心里不说而已。”
  
  
  “果然这三人还是需要人照顾呢,下次要和我一起去捉弄他们吗?主公。” 说着鹤丸把自己脸上的红鼻子戴在了审神者的脸上“如果他们三人有什么事,还请主公多关照下,这个红鼻子就算给您的报酬了。”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啊,这是鹤先生给您的吗?”烛台切光忠指着审神者脸上的红鼻子,微笑着说到。
  
  
  “我觉得还不错呢,很适合主公啊。”语气和表情都十分认真,尽管如此也没让话语增加些可信度。审神者不摘下红鼻子的原因让光忠有些好奇,不过他没有问出口。
  
  
  “小贞挺好的。” 光忠一时反应不过来,努力的组织着语言。
  
  
   “人很有活力,整天笑嘻嘻的,应该说贞宗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吗?当然龟甲殿下还是不太算的,小贞虽然和另外两把贞宗派的刀不是很熟,但最近也开始和他们一起进出了呢,小伽罗修行回来就不断地出阵,鹤先生远征的任务多了很多啊。 ”
  
  
  
  “寂寞?不不不……”光忠笑着否定了。
  
  
  “看着小贞和小伽罗变的那么强,总觉得自己不够有用,更别说帅气了。”
  
  
  “哈哈,鹤先生真的这么说吗?这倒也符合他的性格。”
  
  
  “那次小贞和小伽罗的事我也有参与啊,可惜当时在手合没办法去凑热闹,据说鹤先生的表情十分精彩。”
  
  
   (请自行脑部AC部鹤丸画风)
  
  
  
  “小贞审美不错,就算遇上华丽的东西也不会一股脑堆上去,反而会很有搭配的选择,品味相当不错啊。可能是受了伊达公的影响吧,毕竟以前他刚到伊达公身边时的审美……”
  
  
  “嘛……我倒是没什么话好讲了,主公你倒是完全不给人准备的时间啊。”
  
  
   “诶?牡丹饼?今天的点心是枝豆饼呢,还有主公,你明明不喜欢吃牡丹饼为什么总是叫我做呢?明明每次都给长谷部殿下吃。”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审神者死盯着大俱利伽罗,这是某伊达刀交给审神者的方法。
  
  
  “唉……”大俱利伽罗叹气了!很好!现在就等审神者最后的临门一脚!此时此刻审神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注意审神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审神者承载了不能言说的希望!
  
  
  球进了!审神者好样的!让我们为审神者欢呼!太棒了!
  
  
  “厉害,聪明,好强。”
  
  
  “很会察言观色,对大家都很好。”
  
  
  “玩捉迷藏很厉害,仅限于当鬼。”
  
  
  “偶尔会干大事情,这点很像鹤先生。小贞比我会聊天。”
  
  
  “可以了吗?”疑问句?不,这是个陈述句。
  
  
  审神者感动的目送着大俱利伽罗走远。
  
  
  
  
  
  

评论(9)
热度(107)
  1. 思幽狩蓝柑橘酒 转载了此文字

© 蓝柑橘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