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加杂食党all宗三all,宗三左文字←嫁刀
乙腐通吃
all穹偏胜穹
芥川龙之介厨←二三次都是
偶尔会有一段时间产出都是be的情况
脑子少了半边,混迹于各种圈子,各种cp
人丑而且遇上好孩子话会很多
希望评论多一点。
新朋友以上!

关于我的老朋友!我想说:我回来了!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小熊饼干—1

现paro

冷淡堀→人妻堀

脑洞源自我舍友凰竹和千澈

这是写给她俩的所以别人的评价我不会在意,当然赞美还是十分感谢的

我爱她们

也爱土方组




       长头发只穿着四角短裤的小孩子正睡在他家的沙发上。堀川国广打开门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

  黑色毛球……堀川国广第一反应是太久没回来家里有什么东西发霉了。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个小孩子……

  堀川连鞋子都没脱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有小孩子出现在自己家,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和黑色皮鞋,和旁边的像个黑色毛球的小孩睡在了一起。虽然堀川平常也习惯一身黑,但今天他是在任务完成后匆匆赶赴某个人的葬礼现场,他的上司也是他崇拜的人——土方岁三先生的葬礼。土方先生在任务中被枪杀。

  这种事情在他们这行已经是日常了,在执行完任务又立刻去到重要的人的葬礼,三十五小时紧绷的神经加上无法抑制的悲伤情绪,堀川几乎是碰到沙发就倒下去了。

  十分钟之后堀川准时醒来,一贯的职业素养使堀川在细胞得到必要休息与修复后就清醒过来。那个正在酣睡的黑色毛球显然把堀川的手臂当成了枕头,只可惜这个枕头不太柔软。堀川想也没想就抽出了手臂,掏出沙发缝里的手枪对准了他感受到有人的气息的地方。然后就看见了一脸调侃意味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这对搭档简直一个样。

  “嘿,堀川冷静点。”加州从厨房倒了杯水递给堀川,大和守靠着餐桌,餐桌上放着个黑色公文包。

  “我就直接说重点了。土方先生曾经收养了个孩子,你还有印象吧?”大和守没等堀川回话。抄起餐桌上的公文包扔给了堀川,堀川打开一看,是一踏文件和一本《育儿手册》堀川反手一个巴掌拍在黑色毛球背上。小孩睁开眼,望了望四周发现没有熟人,扯开嗓子就准备嚎,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只是一个劲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连假哭都算不上。加州扔给堀川一颗糖,堀川连包装也不撕就塞进小孩嘴里。

  “土方先生把他托付给我了是么?好吧……”堀川没什么大反应。“我只能保证他活着。还有,他叫什么?”

  “和泉守兼定!”吐出糖果的和泉守听见他们在谈论自己,土方先生有教过他要有礼貌。于是和泉守举起右手,眼神亮晶晶的报出了自己的大名。

  “好的,和泉守,橱柜里有面条,冰箱里有鸡蛋,你自己去下个面吃吧。”堀川指着厨房的位置,加州满脸都写着无奈,而和泉守居然真的听话地光着脚丫子跑去了厨房。

  “堀川你已经在谋杀了吧,他才几岁你居然让他自己去厨房做饭……”大和守适时地吐槽出声。

  “他有六岁了吧,我觉得可以。”堀川不在意地回了句。

  终于,好心的清光看不下去把和泉守抱出了厨房放在餐桌上,然后告诉堀川。“面条发霉了,鸡蛋坏了,顺便你家也没米了。”

  “我半个月没回来了。”堀川言下之意就是告诉清光,这很正常。

  “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了,堀川,你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啊!”加州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得大和守想飞把菜刀过去。

  “你这个家庭伦理剧的语气我会很想打的。”大和守直白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好了好了,反正这个小鬼就交给你了,手续办完了你爱看不看。还有好歹去找找怎么做饭吧,这一段时间都不会出任务了,过几天我们再来可不想看见一地的外卖盒子。”说完加州就拉着大和守走了。

  坐在餐桌上被人遗忘的和泉守发出来不满的“呜呜”声。

  “我叫堀川国广,你爱怎么叫都行不过不许叫我爸爸。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监护人和被监护人的关系了,和泉守。”堀川走到餐桌前,一脸严肃地把用屁股对着他的和泉守提起来。

  “叫我兼先生啦!”

  没大没小!堀川刚想这么说,就听见一句击中他软肋的话。“他们都是这么叫土方先生的,我也想被这么叫。”他们,指的就是堀川加州大和守他们这一众手下。

  “好吧,兼先生,你已经可以上学了吧?”堀川压下不耐烦,翻着和泉守的资料。

  “你不问我为什么不怕你吗?”小孩子总喜欢答非所问。“我见过国广的,而且土方先生告诉我你很喜欢我,会帮助我,所以就算我一个人被丢到这里也没有哭!”他似乎很骄傲,可随即又一副眼泪汪汪却强忍着不哭出来的模样。

  堀川对于“国广”这个称呼没什么反感,点了点头算答应了。堀川看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堀川不太会安慰人,只好把之前的糖果捡起来拆了包装塞进和泉守嘴巴里。

  “我去点外卖,你乖乖等着。”

  他身上奶味好重。这是堀川对和泉守的第一印象。
  

  

评论(7)
热度(38)

© 一腔羊 | Powered by LOFTER